六则名人嫖娼趣事

冷知识 者也 2023-07-06 703 0
六则名人嫖娼趣事

奥地利音乐家舒伯特的一大爱好,是嫖娼,因为嫖妓,他染上了梅毒。 从1822年开始,舒伯特被梅毒困扰,精神受到重创。他在一封信中写到:“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,最可怜的人。”舒伯特去世时,年仅31岁。根据他的要求,他死后,葬在他一生崇拜的偶像贝多芬的墓边。

福楼拜——嫖娼染上梅毒

法国文学家福楼拜[文],一生未婚,从年[章]少时期开始,他便[来]时常出入妓。十八[自]岁生日之后两个月[3],他写给朋友一封[2]信,说起自己逛里[1]昂一家妓院的情形[克]。他后来坦承,他[文]或许在二十岁进巴[章]黎法学院之前就已[来]染上了梅毒。

莫泊桑——酷爱女色染梅毒

法国小说家莫泊桑[自],是福楼拜的学生[3],他和老师有着共[2]同的爱好。莫泊桑[1]一生有三大喜好—[克]—写作、游艇、美[文]女——他酷爱女色[章],热衷于和包括饭[来]馆侍女、农庄姑娘[自]、寡妇、黑人女性[3]、成熟女市民在内[2]的女人鬼混,妓院[1]更是他流连忘返的[克]地方。最终,醉生[文]梦死的纵欲生活,[章]让他染上了梅毒。[来]但他一直没能从纵[自]情声色中幡然醒悟[3],这一切,加速了[2]这颗文坛巨星的殒[1]落。他的人生最后[克]18个月,是在疯[文]人院里度过的。

略萨

秘鲁的诺贝尔文学[章]奖得主略萨在外面[来]沾花惹草和老婆离[自]婚后,他的前妻找[3]略萨的哥们儿加西[2]亚·马尔克斯哭诉[1],因此马尔克斯好[克]心在精神和肉体各[文]种意义上都安慰了[章]略萨的前妻,结果[来]下次他俩见面,马[自]尔克斯刚打完招呼[3],就被略萨打了一[2]拳,俩人开始互殴[1],不过最后俩人和[克]解了。

陈独秀——抓伤某妓下部

民国年间,喜欢嫖[文]妓的中国名人也不[章]少,比如陈独秀。[来]当时,逛妓馆是合[自]法行为,陈独秀在[3]这方面相当开放,[2]甚至公开撰有奇文[1]《乳赋》。陈独秀[克]喜欢去北京八大胡[文]同,曾经因为和妓[章]女发生争斗,被八[来]卦记者在各大媒体[自]上狠狠炒作了一番[3],说他“抓伤某妓[2]下部”。

蒋中正——见艳心动

蒋中正是花街柳巷的常客,有一次,他途经香港,看到香港的花花世界,曾多次有过去妓院还是不去妓院的痛苦的思想挣扎。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香港乃花花世界,余能否经受考验,就看今天。”然而,经过痛苦的思想挣扎的蒋中正,在当天晚上,还是去了妓院。他在日记中写下:“我的毛病就是好色。”就连在马路上见到美女,他也要写入日记:“见艳心动,记大过一次。”

温馨提示
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评论区